I.K.苏酥

【魔道】暗夜闭校

#依然是不像文案又不像大纲的一个什么鬼东西。

#魔道群像,内含忘羡,曦瑶。微双聂。

#现代校园侦探类,带校园暴力背景,有不太愉快的场面。请注意❗❗❗

晚夏的炎阳中学的晚霞漫天。

十分钟的黑暗过后:

温晁被发现死在了学校的游泳池中。

五个嫌疑人的辩解:

魏无羡:“我当时只是想四处走走!”

蓝忘机:“我找人。”

金光瑶:“我也在找人。”

蓝曦臣:“我要参加一个活动。”

聂怀桑:“我被关在里面的!”

两处令人怀疑的伤口:

“蓝湛你看——他头部有重击伤,胸口……嘶,真狠啊,还有一个穿透了心脏的伤痕。”

“他虽然口鼻浸在水中,但应该不是淹死的。”

一件秘而不宣的往事:

“...

【曦瑶】你永远不知道你的男朋友会用什么声线跟你谈恋爱(1)

#魔道曦瑶


#是 @_公子盗沙【高三长弧】 的cv梗!


#甜饼


你永远不知道你的男朋友会用什么声线跟你谈恋爱


1.


电脑桌面上是还未退出的电影情节,现场配音的福利已然让整个直播间的气氛火热起来。


超人气配音演员“雪落泽芜”直播了!难道是在做梦吗?!!直播间人数像坐火箭一样飚了上去。


“现在进入连麦环节。”蓝曦臣将麦克的声音微微调小一点,“我给一位朋友打电话,大家猜猜——会是谁呢?”


“这需要猜吗?”


“芳芳芳芳芳芳芳芳芳×10086”


“花尽敛芳!!!”


“为什么没人猜清河霸下?”


“因为芳芳会吃醋1551”...

【曦瑶】假作真时真亦假

#魔道曦瑶


#又是每周的广播剧续命www


“众位可知——这四幅墨宝出于何人之手?”拍卖行的先生捻着八字胡,拖腔拖调地吊人胃口。


底下有人大声地喊道:“当然是泽芜君的手笔!你在这儿说什么废话!我们不都是为《四季图》而来么?!”


“非也非也。”八字胡的小三角眼翻了翻,“诸位有所不知,这四幅其实是赝品。”


“赝品?!”众人一惊,继而怒气上头,“赝品你们也敢卖!”


“哼,众位稍安勿躁!我若是说,这是天下仅此一份的赝品呢?”八字胡傲慢地一抬下巴,“你们这些人,怕是不知道这《四季图》的故事吧?”


金鳞台的金星雪浪仿佛四季常开不败,花香轰轰烈烈地席卷过金家的上空,张...

我真是……好大的脑洞啊……

高亮掛人!這裡是我們敬愛的鴨鴨老師!


驚天內幕!鴨鴨老師自爆馬甲!

@无念想  @谢谢

【曦瑶】如梦如歌

#魔道曦瑶

#广播剧真的太可爱了www

#飞翔吧!醉酒蓝大!

众所周知,蓝曦臣不能喝酒。所以金鳞台上,在各家人推杯换盏之时,他便静静地坐在一旁,并不加入,显得格外遗世独立。

“二哥。”特意陪在他身边的金光瑶笑眯眯地给蓝曦臣满上一杯茶,“今日请的都是熟人,稍稍放松一些也无妨。”

蓝曦臣冲他一笑,“当然,阿瑶自且宽心。”

金光瑶回以一笑,内心却有些担忧。前几日苏家弟子和蓝家弟子夜猎时起了不小的冲突,连带着以前的旧仇积怨也一并冒了出来。他做东本意是想缓解一下苏家和蓝家的关系,可是……显然效果不太好。

苏涉没有过来和解的意思,蓝曦臣也不可能上赶着去找他,反倒是金光瑶有点尴尬。

叹了口气...

【曦瑶】病中纪

#魔道曦瑶

#谢谢你肯点开,请看完。谢谢你。

#ooc

窗外的蔷薇被移走了。金光瑶心里有些遗憾。

难不成蓝曦臣真的以为他会在蔷薇花凋落之时寻死吗?

他要是想寻死,什么时候不行呢?真是傻啊。

金光瑶从枕头底下摸出来一把梳子,梳了两下脑袋上的头发。头发缠在了梳子上,像一团杂乱的毛线。

“头发”和头发果然没法比。

金光瑶叹了口气,使劲把梳子和那一团化学纤维分开,决定一定要去淘宝上投诉这家店。

“阿瑶。”蓝曦臣身穿白袍,敲门后款步而入,“紧张吗?放松,没事,我在呢。”

“不紧张啊。”金光瑶向他一笑,“一回生两回熟嘛。”

蓝曦臣欲言又止,最后只是点点头,“放轻松,交给我就好了。”...

【曦瑶】惊爆!老戏骨竟为当红小鲜肉下水!(三)

#魔道曦瑶


#我更了!!!


# @小屋子乖乖 感谢您的催更……


#前文链接在评论


“啊……哈……”金光瑶仰起头,上身赤裸,身体小幅度晃动着,眉目含春,吐息呻吟婉转。


蓝曦臣细碎地亲吻着他的颈侧和耳垂,温柔缠绵,像是在虔诚地膜拜这世间最圣洁的尤物。


两人交换了一个长吻,都是闭着眼睛,陶醉而深入,仿佛一切都无法将他们分开。


“卡——”


随着聂明玦一声大喊,两人停住了难舍难分地接吻,唇边还有涎丝,淫糜不已。


金光瑶光着上身,从蓝曦臣的身上爬起来,羞惭万分地说:“抱歉,蓝老师……”


他有反应了,下身的紧身裤勾勒的清清楚楚。


蓝曦臣支起身...

【曦瑶】握手手

#魔道曦瑶,广播剧啊啊啊!


#听完洗衣小剧场的苏酥老阿姨很激动


#甜!


蓝曦臣有个天知地知阿瑶知的秘密。


那就是:下手没轻没重。


天下人皆道泽芜君好脾气,轻易不与人动武,最多也只是动文。


只有金光瑶知道,那是因为蓝曦臣怕把人打坏了——这对他来说简直是易如反掌。让他收劲儿比收脾气难多了。


姑苏蓝家的摆设,木质居多,瓷器其次。只有蓝曦臣的房间,木质居多,玉石器其次——抗摔抗造。


“阿瑶……我可以。”蓝曦臣看着正在帮他擦拭着裂冰的金光瑶,不知该哭还是该笑,“我这个——真的可以自己来。”


金光瑶头也不抬,手中的绢子里里外外擦着,“二哥,别怪阿瑶说,...

 — 1 / 6 —  >
 — 1 / 6 —  >
© I.K.苏酥 | Powered by LOFTER